世界杯

世界杯

小健的父親是個足球迷,年轻的时候,周末有時間會跟小區的大叔們來場友誼賽。他也常鼓励小健在小学的参加足球队。但小健读小学的时候有个同年阴影。就是他跟同学踢足球的时候好像黑社会打架群殴那样,然后被推倒跌在一堆含羞草上。手脚都被含羞草的刺擦伤。所以他不怎么喜欢足球,他的父亲是有点失望的。 这三十多年小健的父亲都没有错过一次世界杯,每一届都紧贴着电视观看直播。直到2014年5月,小健的父亲突然病倒了。 2014年的世界杯,小健的父亲躺在医院半昏迷的状态度过。当然也错过了那一年的世界杯。躺了几个月的医院,小健的父亲康复了,但是消瘦了很多。以前常踢球的时候走路都是背直挺胸,现在走路驼背了。出院那天小健看着他父亲的背影心疼了。 出院后,小健的爸爸再也没有下球场踢球了。但是每个周末他还是会去球场看球,为他的队伍打气。周复一周,月复一月,时间很快就到了2018年。这几年小健的爸爸看球都是独去独归。因为不喜欢足球的关系,父亲还可以独立自理,小健都没有理他父亲周日的活动。 2018年6月16日深夜两点半,小健起身上厕所的时候发现客厅有些光线和一些声音。原来小健的爸爸再看西班牙对决葡萄牙那场球赛的直播。因为怕打扰小健休息所以就不开灯,也把电视声量调到最小声。紧张的时候还控制自己不要大喊。小健看到是父亲在看球也没什么特别的事,转身上厕所去了。 小健的父亲知道小健不喜欢足球,看到小健转身上厕所也不觉得奇怪,继续看球。突然,客厅的灯亮了起来。小健的父亲惊讶的看着小健。小健二话不说,拿起电视遥控把声量调大然后坐在父亲身边。两父子互望了微笑了一下,然后继续看球。那晚小健有很多的关于足球的问题边看边问,父亲成了他的足球百科全书。两父子看得挺起劲的。 原来刚才上厕所那一刹,小健想了一下。一个人一生可以看多少次届世界杯?这么多年来他父亲那么喜欢却没有人陪他分享看球的喜悦,他的父亲还可以再看多少届的世界杯呢?所以关键不是在于他喜不喜欢足球,是他能够陪他爸爸做他爸爸喜欢的事。 那一天过后,周日他都会跟他父亲去球场踢球,小健下场踢,父亲在场边指导。两父子的感情从此变得更好了。

 

小学问

小学问

小明读小学的时候,有一天老师叫班上的同学写一篇作文。题目是“我的志愿”。写完过后老师问同学们长大了要成为什么?他们纷纷都说要成为老师,警察,律师,科学家,医生等等职业。最后到小明说了。他站起来说他要成为种蔬菜的农夫。同学们都指着小明大笑。小明低了头。然后老师打断大家的笑声说:“大家不能笑小明。你们知道农夫是多么重要吗?如果没有农夫,老师,警察,律师,科学家,医生和其他人都没有饭吃了。所以我们不可以看不起农夫哦。” 大家听了这段话过后都静了下来。 25年后小明长大了。他并没有去当农夫,而是当了小学老师。有一天,他叫班上的学生写一篇作文。题目是“我的志愿”。写完过后小明问同学们长大了要成为什么?他们纷纷都说要成为 YouTuber,网红,Influencer, Gamer 和明星。结果小明还是低了头。

 

悠长假期

悠长假期

姑姑,我就当你这两个星期搭飞机去很远的找爷爷和嫲嫲玩。然后发现那边很好玩不回来了。嗯。再见啦,姑姑。

 

命,就只能这样

命,就只能这样

父母无代价地为儿女付出,只盼儿女长大后好好孝顺他们,享享清福,能抱个孙子更好。不过不是每个人都能如愿以偿。命运弄人,有时候老天爷就是要考验人。当一切都开始会顺利的时候却会突然发现一些不如意的事情。这时只好坚强地接受无奈,积极的面对人生,坚持地活得更好。心态很重要,就只能这样。

 

五年一度全國高爾夫球大賽

五年一度全國高爾夫球大賽

 

有東西要請教劉天老師:蝦是公的還是母的?

有東西要請教劉天老師:蝦是公的還是母的?

看了劉老師這一集對我們大馬人熟悉但又不知道怎麼解釋的東西後,半個客家人的我突然很想知道為什麼我的舅舅阿姨外公和其他前輩們講客家話的時候有一些日常的東西是有性別的。 例如: 蕉是公的。 刀是母的。 蝦是公的。 姜是母的。 碗是公的。 不知道劉老師能不能解答一下呢?Please please please!

 

請允許我文藝一下

請允許我文藝一下

那晚我路过一条安静的小街。小街没什么,街尾就只有一块装了蓝色LED灯的装饰。在这条小街徒步就如黑暗人生不知所措的时候看到一点点蓝色的犹豫,然后又看到一点点希望。哎,人生就是這樣的充滿無奈的當兒有看到一線的希望。 这环境激发了文艺的灵感。我拿起挂在胸前的复古型数码相机(胶卷要po insta没那么方便)把那一刹那的 blues 拍了下来。拍的时候摇晃一下,把LED燈拍成長短不齊彎彎曲曲的線條,增加了不少文艺的感觉。 小街的尽头剛好有间咖啡厅,里面色温暖暖的,很多木制的装饰,充滿了文藝的氣息。我推開咖啡廳的木門,木門裝了一個小玲,”玲玲聲“非常好聽。我在看起來很孤獨但又靠窗的角落坐下。点一杯香浓的焦糖拿鐵。咖啡送上來的時候小口品嚐一下。吖,為什麼是甜的?我跟店員說他們的咖啡有點甜,他給我翻了一個白眼。唉,人生就是那麽的無奈。我再拿Macbook上网分享文艺感极重的小街回忆。就是這樣。就是這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