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影

背影

二年级开学那一天,家明班上来了一位名字叫婉君的新同学。这不是《那些年》真人版,婉君没有沈佳宜的气质,但是家明第一眼看到婉君的时候就像哥伦布发现新大陆那样,不确定自己具体位置但是知道大陆肯定是新的。绝对肯定的是,婉君的座位就在家明的前面。二年级哪一个学年是家明感觉最幸福的一年。能够每天进课室时看到婉君跟他微笑,上课时看着婉君的背影,心跳加速,幻想跟婉君一起玩玻璃弹珠,一起到小溪戏水,一起到山丘上看日落。这段日子家明就这样的渡过,每天暗地里幻想却不敢开口叫婉君跟他一起玩玻璃弹珠,一起到小溪戏水,一起到山丘上看日落。 挣扎了一年后,他终于决定在三年级开学的那一天约婉君。他不知道婉君喜欢什么,所以给婉君三个选择:玩玻璃弹珠,到小溪戏水或到山丘上看日落。他连台词也写好了。准备放学的时候问婉君。但是,那天婉君没来上课。下课的时候家明跑去问班主任婉君去哪了?班主任告诉他说婉君搬家了,开学前办了退学手续跟家人去了另外一个城市。 接下来三十年,家明的情感历程就像刘若英的《一辈子孤单》那样,喜欢的人不出现,出现的人不喜欢。不过今天奇迹出现了。下班的时候家明自己一个人到一间人较少的餐厅吃饭。坐下来的时候看到一位女生的背影。他心跳突然加速,脑海冒出一句:“那不是婉君吗?”。毕竟时隔30年了,他也不确定自己的直觉是否正确,所以他还是静静地默默地看着那位女生的背影,幻想他和她带着他们的孩子一起玩玻璃弹珠,一起到小溪戏水,一起到山丘上看日落。 突然有个声音打断了家明的幻想。另外一位女生跑到那位背向家明的女生说:“婉君,不好意思迟到了!” 家明心跳得更厉害,到底这个婉君是不是30年前的那个婉君呢?她是否有男友还是已经结了婚呢?他要不要去搭讪呢?还是继续默默地看着那个女孩的背影?

 

学无止境

学无止境

我常在班上问同学们: “还记得小学的时候学的那个XX吗?” “这个就是利用中学的时候学的那个YY原理实现的呀,不记得吗?” 然后有些同学都是眼镜睁大大,很理所当然的看着我说: “考完试就忘了。” 每次听到这个答案就很无奈。 记得读大学的时候到了一家公司做毕业实习,我的主任是一位比我大20年的大叔。当年让我有点惊讶的是他竟然还用着他读书的那个标准和流程去算东西。20年后的标准不一样了,科技进步了,流程也精细了,所以可以更精准地把东西算出来。就是因為這樣,以前的算法都很保守,预多不预少。所以我们几位实习生常被问。。。你们算出来的數字那麽小会不会不行的?然后他算出来又被老板说成本太高了。我们做小的也很无奈。这是一个典型大学毕业后就没有继续学习的例子。 最近在一个讨论教学的会议里领导说要根据师资设计课程,要不然他们教不了A,B和C,达不到工作量指标。我和身边的几位同事互望了一下,估计大家的心里都在 OS:“专业的方向和学习内容都是根据学生毕业的时候找工作的趋势而设定的,十年前的东西教了都不能应付四年后的市场。是不是教不了A,B和C的老师需要去再培训呢?” 很多时候我在想。。。我们需不需要重新探索一下为什么我们要送孩子们去学校“学习”呢?我们自己本身也要不要问自己:“我是不是已经停止学习呢?”

 

忙与盲

忙与盲

张艾嘉在她其中一首歌里有唱到: 忙忙忙、忙忙忙。忙是为了自己的理想?还是为了不让别人失望? 盲盲盲、盲盲盲。盲的已经没有主张。盲的已经失去方向。 忙忙忙、盲盲盲。忙的分不清欢喜和忧伤。忙的没有时间痛哭一场。 我个人觉得忙不是问题。而是盲目地忙,忽略了健康和快乐,忽略了关心你的人。即使再忙,也要在适当的时候歇一会。

 

“杰”个越菜不错吃

“杰”个越菜不错吃

最近在 Cheras Batu 9 找一位博客朋友,因为很少去那一带,午餐的时候就约了在 Cheras 工作的另外一个博客出来吃个饭聚一聚。认识有十年了,在同一区出没真难得。来到这间餐馆是纯粹偶然吧。发现在 Cheras 工作的这两位博客朋友都不熟悉 Batu 9 的。哈哈,原来 Cheras 很大。所以博客朋友就发求救信号给同事,他的同事就介绍我们到这家名字叫《杰》的的越南餐馆。这个地方也几隐蔽一下,跟着 GPS 走的时候还怀疑自己有没有走错路呢。开车去的时候有这个感觉的话,你要坚定,要相信 Waze,Google Maps 或 Apple Maps。呵呵。 这餐馆地方挺宽敞明亮的,环境不错,冷气不会太冷。服务员态度也不错,带着笑容介绍餐牌,不过下了单过后有个小插曲,同样一个菜送了两份。还担心那位下单的小朋友会不会被老板骂呢。不过 overall 的经验还是不错的。 我就点了上面的越式海鲜炒面。它不是干炒的,面条有点像干的鸡蛋面,泡熟了过后再下锅炒的。味道还跟我们在马来西亚吃到的炒面不一样。入口有海鲜酱或XO酱的感觉。有点小惊喜。炒面里海鲜配料也挺大块的,物有所值。那个小白菜的口感也适中,我最怕吃到小白菜的菜头是不全熟或者是煮到有点黄的,这个刚好耶!谢谢厨师! 这是第一位朋友点的越式法包三文治,看起来菜,肉和包的比例也不错。朋友回馈是挺像在越南吃的。满意。还有另外一个朋友点的是香茅鸡扒,因为那份是最后上的,上的时候我的炒面吃得津津有味,没有拍到照片。朋友也说味道不错。不过我有拍到他点的以下这个甜品,看起来挺养生的哦。 如果大家有去 Cheras Batu …

 

一場風暴

一場風暴

一場18個小時的暴風雨,造成許多傷害,也看到很多的悲哀。天災嘛,都是不好的東西。不過逆境中總會看到人性好的一面。不分宗教種族的互助,奮不顧身的救護,任勞任怨的清理和各種善行都反應出我們的社會還有希望的。這些都是值得我們去學習和讚揚的。大家別給機會那些冷嘲熱諷的政客出盡風頭,也無需理會那些紙上談兵沒伸援手的鍵盤槍手。大難當頭,我們就不可以先把分歧放一邊,把關鍵的問題解決嗎? 如人饮水,冷暖自知。請勿低估選民的智慧。下一屆投誰不是你我兩個人就可以決定的。我們到時看開選票箱直播吧。

 

貓咪貓咪

貓咪貓咪

貓咪貓咪。你在想什麼? 你靜靜地坐在那邊不說話。我不知道你在想什麼。 貓咪貓咪。你在看什麼? 你眼睜睜地看著我不動。我不知道你要去哪兒。 貓咪貓咪。

 

超短怪事

超短怪事

新學期剛開始,鈴聲響後老師走進講堂。 他說:”同學們,我的要求不高,衹要你交給我的作業是自己寫的,沒有抄襲就可以了。做人要誠實。” 突然有一位站起來大聲說:”你為什麼你要歧視那些不誠實的學生?難道你又是聖人嗎?” 然後有另外一位站起來:”對吖,我們還沒有交作業你就鎖定了我們會抄襲!這對我們很不公平你知道嗎?我才不要上你的課呢!” 說完過後,兩位學生離開了。 備註: 本故事沒有接受100Plus的贊助。筆者之覺得這張照片適合用來鼓勵拿100+分的同學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