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1 sam

悲欢交集的709

我向来都不是一个政治冷感的人,可能小时候被 John Lennon 感染到吧,呵呵。虽然如此,98年开始踏入社会工作的我也没想到我会站出来公开请愿,导火线就是那块在法庭被搬进搬出的床褥。起初的新闻每天可以当笑话看,不过看多了自然而然会火起来的咯。我也不是什么愤青,对事向来都很冷静,先分析一下再行动。90年代末的马来西亚真的是就算盲的也看到出现了很大的问题咯~!当时年轻的我也很户外型的,当时常去 Kuala Kubu Baru 那边玩。现在从 KKB 上 Fraser’s Hill 你会看到一个大水霸,一个大湖。其实那湖泊的前身是两个 Orang Asli 村庄,两个 whitewater rafting 户外运动地点和一个中风病人康复中心。那个很靠近 KL 的世外桃园就眨眼间被建筑商向政府要了1Billion建了一个大水库把所有的东西都淹了。那时政府还没有钱跑到要去向日本政府借添。就是那时候我就看到一群本来想安分守己的家庭主妇,工程师,大学教授,生意老板,白领,杂志编辑,报馆记者和种种不同的人都站出来反对。我们都没分种族,分工尽力阻止该工程。我比一些朋友幸运,早在千禧以前就感受到马来西亚是有希望的。嘿嘿。

很不幸的,Bersih 和 Bersih 2.0 我都不能在大马亲身参与。但是,我当天还是把眼睛贴紧电脑的 monitor,分秒关注进展,在网上分发相关信息给亲朋戚友。向大家说声对不起,我只是能做到那么多。但是这些年来我也去了不少的示威啦。记得第一次的时候还被NTV7拍到跟几十个人拿着大布条在晚间新闻亮相添,不知道有没有吓到我的家人。嘿嘿。不过说真的, 示威也没有想像中的恐怖,其实当时我们都是笑嘻嘻,唱歌跳舞的,几爽下。只是当那些“镇暴队”无端端丢几棵催泪弹来的时候有点像 Amazing Race 酱。那些报纸写到好像世界末日酱。。。其实如果是真的真的真的所谓的乱的话,为什么没有看到烧车?为什么没有看到有人打破玻璃店铺玻璃抢东西?我还记得上次 Anti ISA 游行事,店铺里的人还会为我们打气,街边的小贩也没有诅咒我们咧。所以说,这些东西都是要自己亲身体验一下就知道。

这次709我很开心(开心到流泪那种)。。因为有很多我认为不会出现的朋友出现了(虽然我没有去,但是我看到他们发的照片)。在网上,不能去和我以为政治冷感的朋友也分分变黄了。爽!伤心的是,我们的警察还是依然那么的暴力。

在这里祝福马来西亚迈向公平繁荣的未来。

6 Comments

  1. 钪凯
    Posted July 11, 2011 at 6:09 pm | #

    关心国家政治有很多方式的,像你这样也是一种方式嘛~

  2. Posted July 11, 2011 at 11:15 pm | #

    我也很意外许多没有想到的面。哈哈!we slowly overcome our fear …

  3. Posted July 12, 2011 at 11:27 am | #

    乱讲,我们明明是和平情愿!但是过程好刺激哦~

  4. Posted July 12, 2011 at 6:43 pm | #

    為甚麼你們沒有穿黃衣,拿著Bersih的自製海報或有關物品,拍了照片發給Bersih 2.0或Upload去Facebook?醬那個全世界各地的馬來西亞人民支持Bersih的影片就有你們了: ShanTou, China

  5. Posted July 12, 2011 at 10:46 pm | #

    哎呀,水母被骂了。快点补祸

  6. Posted August 3, 2011 at 11:32 am | #

    其实,我最过份关心的是:像你酱的男人,为什么还没有女朋友?

    还有,看不惯感性的你。写得很好。

Post a Comment

Your email is never published nor shar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
*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