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公的那杯茶

wpid-wp-image-1013865109jpg.jpg

在新村的咖啡店看到这杯茶,不禁地想起小时候在外公的村里,他每天早上都带我去离他家不到一百米的咖啡店吃早餐。一杯茶,一个生熟蛋,一份碳烤(或蒸)的鸳鸯面包。每天都是如此。不过他不会厌倦那不变的菜单。因为他有朋友陪伴吹水,有个孙子坐在他身边被咖啡店里的人捏“面珠墩”逗着玩,他很开心。

外公是个农夫,所以肌肤比较黑。每次带我出门都是拖着我的小手一起走,我没机会看到他的背影,只记得仰视着一个看起来有点凶的健壮爷爷。四岁那年跟爸妈搬去城里去住,再也没有有机会被外公牵着手去吃早餐了。12岁那年,舅舅阿姨说外公病倒了。因为要上学,爸妈把我和弟妹托给邻居照顾然后开车回去老家看外公。他们还没有到老家,老家哪便传来消息说外公已经离开了我们。不能见到外公最后一面,很遗憾。

这杯茶要在村里喝才有味道。城里的商场也有卖长相一摸一样的茶。但是商场里的咖啡店多了冷气,少了气氛。少了咖啡店老板开的收音机广播,少了隔壁座三姑六婆八卦村里的各种大小事,少了乡亲父老在吹水讲国家大事,少了外公的微笑。



3 responses to “外公的那杯茶”

  1. 凡奇 says:

    记得以前我们小镇上买咖啡都是整壶(福建话叫爹锅,就是Teapot)的。买了过后就提着重重的爹锅回家。

    现在应该没有了吧。

  2. Raelyn says:

    有些旧东西,旧味道真的无法代替。
    现在回乡下想找回以前的感觉,发现一切都不同了

  3. sam says:

    时代在变,所有的东西都在变,我们能做的就是留住那记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