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瓜包菜贡丸汤

%e8%8b%a6%e7%93%9c%e5%8c%85%e8%8f%9c%e8%b2%a2%e4%b8%b8%e6%b9%af

撰文/Kampung Girl

四百方尺的小公寓里,堆积着许多大大小小的纸皮箱,这是大卫刚搬进来的第一个月。除了睡觉的那张床是收拾整洁之外,客厅里,厨房里都是乱七八糟的堆着纸皮箱和一些日常必需品。

今天下班后他与同事们去唐人街吃晚餐,一回到公寓就急着把纸皮箱一个个打开,跪在地上努力翻找记忆里很久以前的一件东西。终于,他找到了,那是一本旅游指南 -《孤独星球台湾》。

大卫捧着书起身走去沙发坐下,也不管自己的屁股坐在不懂是多少天前的旧报纸上,伸手亮了茶几上的座灯,取出夹在书页间的一张明信片,上面的风景图是一片盛开的油菜花田。背后写字的那一面,卡片的四个边沿都已经泛黄了,寄卡人是 [阿姆],那是大卫自识字以来唯一认得的两个中国字。

今晚在中华楼吃到的那碗苦瓜包菜贡丸汤,会不会是一个冥冥中的安排? 当他咬下第一口贡丸子,舌尖尝到的鲜甜和弹性口感,与远久记忆里的几乎完全一样,脑海里一下子弹跳出那张与他不一样眼珠子颜色的女人面孔。

大卫来自单亲妈妈家庭,从小就由一位家庭式定时的华裔保姆照料。有时候到了保姆下班的钟点,在24小时营业的快餐厅打工的妈妈却还没回来,保姆都会不计较地继续留下。

童年的回忆里,发烧的晚上是保姆彻夜在旁守护,妈妈必须当值夜班。当他喉咙发炎闹脾气不肯吃任何固体食物,保姆会耐心地一小口一小口喂他喝蔬菜汤。清清甜甜的汤里头有很好吃的肉丸子,大卫就算喉咙多疼都愿意吃下一点,保姆会细心用汤匙把肉丸子切成小块,让他容易吞下。

大卫8岁的那一年妈妈改嫁了,由于继父的经济能力较好,妈妈决定辞退保姆自己当起全职家庭主妇。回到台湾的保姆给大卫寄来一张明信片,大卫告诉自己,终有一天一定要去探访保姆的家乡。

回想起这些,嘴里正吃着的贡丸像是化成了一股暖流穿过心房,大卫突然眼眶一热,差点就在几个男同事的面前流泪。上个月他刚签下同意书结束了10年的婚姻,身与心都处在煎熬的状态里,努力挽救了近乎一年,变心的妻子已经去意已决。

"也许.…,一趟旅行会帮助我更快振作起来。"大卫盯着[阿姆]两个字下面的一行阿拉伯数字喃喃自语,看看手表,此刻台湾应该是早上8点,他伸手拿起了茶几上的电话听筒。


每次跟不同人在不同的地方交流的时候都听到不少的故事。每次听到一些故事都会跟朋友分享。再加上小弟喜欢拍照和吃东西。这一次很荣幸可以跟 Kampung Girl 配合创作(点击这里阅读她的部落格),用一张美食的图和听过的故事作为灵感来写一篇简短的故事。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