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午茶特餐

撰文/Kampung Girl

「谢谢阿姨。」王小辉的声音轻得像蚊子一样。

「不客气。」阿姨怜爱地摸摸小辉的头,然后离开厨房到客厅里去看电视。

今天他要求阿姨为他做一份"特别"的午餐,加入了红萝卜丝和青椒丝的炒公仔面,还要有煎荷包蛋和煎火腿,这是香港茶餐室里常见的餐点之一。不过阿姨以一种扁平的粗面条代替了公仔面,她坚持不用快熟面,说没营养。

小辉盯着桌面上的那份“特别”午餐出神,如果不是非常想念妈妈,想念得只要动到任何一根神经线都会立刻泪流满脸的话,他是决不会开口麻烦阿姨。身世坎坷的他小小年纪已经比同龄的其他小孩早熟,知道自己如今是寄人篱下,就算阿姨是妈妈的亲妹妹,他也知道自己的言行和举止都要有分寸。

自从7岁那年小辉的爸爸车祸意外逝世后,所有的家庭开销全都落在了妈妈一人肩上。一份单薄的收入让母子俩生活得不轻松,面对年年调涨的房租还有日益渐高的通货膨胀率,逼得妈妈必须找一份兼职来帮补家用。白天妈妈在写字楼上班,晚上去健身中心当钟点清洁女工,每日工作几乎超过16个小时。

每逢周末是小辉最高兴的日子,不必早起赶着去上班的妈妈一定会带他去逛逛街,等到时间差不多接近下午两点半母子俩就会去茶餐室吃午餐。一般上下午两点半过后就是茶餐室的下午茶时段,只需付港币30元左右就可以吃到两个套餐,还附加一杯茶或咖啡,非常划算。

妈妈一定会点两份不同搭配的套餐,一份是[炒公仔面+煎蛋+咖啡],另一份是[炒公仔面+火腿+茶]。妈妈会把煎蛋和火腿都给了小辉,还会把咖啡和茶混在一起变成[鸳鸯奶茶],还不忘调侃自己有点小聪明呢!

一年多前的某个早上,当小辉起床准备上学时却发现妈妈还在房里睡觉,走近一看才发现妈妈已经失去了意识。小辉在邻居的帮助下招来救护车把妈妈送进医院,经过医护人员一番紧急抢救后,院方证实妈妈是因疲劳过度而导致猝死。

从那一刻起,小辉成了无依无靠的孤儿。后来通过社会福利机构的安排,妈妈远嫁马来西亚的妹妹成为了他的合法监护人。

小辉用手背抹去脸上的眼泪,拿起叉子以转圈圈的方式卷起面条放进嘴里。这份下午茶套餐的味道肯定跟记忆里的不一样,就连煎蛋的方式也完全不一样。阿姨喜欢把整颗蛋黄煎熟了藏在蛋白里,名副其实的“荷包蛋”。他最喜欢的是“太阳式煎蛋”,妈妈会特地交代茶餐室蛋黄要煎半生熟。

不过这些小细节都已经不重要了,此刻只要闭上眼睛吃面,假装妈妈就坐在他对面,就会好像回到了以前母子俩一起吃“很迟”的午餐的幸福时光,小辉已经很满足了。


每次跟不同人在不同的地方交流的时候都听到不少的故事。每次听到一些故事都会跟朋友分享。再加上小弟喜欢拍照和吃东西,所以很荣幸可以跟 Kampung Girl 配合创作(点击这里阅读她的部落格),用一张美食的图和听过的故事作为灵感来写一篇简短的故事。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