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湯濑粉

撰文/Kampung Girl

雪白的濑粉吃进嘴里滑嫩又弹牙,明川忍不住说:“还是那么好吃!”

“什么?”坐在同桌的另一端,与明川面对面的小慧一边安抚身旁吵着要回家的孩子,一边问:“你刚才说什么?”

“我说,濑粉就跟以前一样,还是那么好吃。” 明川一口接一口吃得起劲,用筷子夹起濑粉汤里的油炸水豆腐,沾上红辣酱就把整块豆腐塞进嘴里,舌尖立刻传来一阵酥麻,一股辛辣涌上鼻头,呛得他咳了起来。

“哎哟~你还是跟以前一样,吃东西老爱狼吞虎咽。” 小慧皱起眉头隔着桌子递过来一张纸巾,她的话引起了店里一些食客们对他们的注意。

明川赶紧接过纸巾胡乱地擦嘴,他越是心急要制止咳嗽,喉咙越是觉得发痒难受,眼下这情况怎么有些似曾相识?

此时坐在明川对面的小慧突然变成了一个秃头中年男,他是小慧的父亲,也是他们村里的锡矿场的工头。 一身皮肤被烈日晒得黝黑,穿着宽身背心露出两条粗壮手臂,沉着脸盯着咳得说不出话的明川。

那一天明川吃的濑粉里也有一块油炸水豆腐,那一天也是沾在豆腐上的辣酱呛得他咳得满脸通红,咳得两眼都流出了泪水,正好掩饰了他真正伤心的眼泪。

“你好自为之!小慧的父亲语气凶巴巴的:“濑粉我已经付钱了,吃完后滚得远远别让我再看到你的脸。臭小子,癞蛤蟆休想吃天鹅肉!“ 说完这番话他就起身离开了。

这一幕全被店里的旁人看在眼里,小地方人口本来就不多,是非转眼一家传一家,几乎所有人都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明川这孩子自小由外婆养大,他对双亲的记忆很模糊。据外婆那里听说,他的父母在他两岁左右遇上车祸去世了。 那一年,刚中学毕业的明川决定到锡矿场去打工帮助减轻外婆的经济负担。 小慧的父亲看明川这孩子勤奋乖巧,也可怜他是孤儿,有时候会吩咐太太多煮一些饭菜,让明川到他们家里去吃饭,再把有多的饭菜让明川带回去给外婆。 渐渐地,明川跟他同龄的女儿小慧也熟悉了起来,眼尖的他很快就看穿了两个年轻人的心事。

谁也不知道那一天小慧的父亲还对明川说了些什么狠狠的话,只知道隔天早上明川就离开了自小长大的外婆家,只身去了百里外的大城市吉隆坡。

相隔8年后的今天,明川这次回来家乡除了要说服年迈的外婆跟他去吉隆坡居住,其实也想见一见当年他喜欢的那个女孩。 在明川离开后的第二年,小慧就被她的父亲安排嫁给了村里唯一一家杂货铺的老板,他的年纪比小慧大10年。

“长途驾那么旧的车一定很辛苦吧?” 小慧的话打破了明川的回忆,把他带回来现实。

明川喝下两大杯冰水后总算止咳了,他顺着小慧看的方向望去,一辆旧国产车停在濑粉店外的对面马路,他点点头:“是,途中需要停下休息好几次。”

“你在吉隆坡那里生活好吗?” 小慧问。

“还可以。你呢?“ 明川语气关切。

“当年总算是听从了爸爸的话,如今生活也算安稳,不必抛头露面去养家。“ 小慧把视线从外收回来,正好瞄见了店里墙上的时钟:“哎呀!原来已经过了3点!孩子要午睡了,我也该回去准备晚餐要用的材料,我老公准 7 点一定要吃饭。“

“我送你们回去。” 明川说。

“不必了,就隔几条街而已,我和孩子自己走走就好。“ 小慧拉起孩子的手:“来,向叔叔说再见。” 天真烂漫的孩子听话地向明川挥挥手。

明川也不坚持相送,他明白小慧拒绝的意思。 小村子来来去去的都是熟面孔,今天突然闯进来他这个“生”面孔多少会引起村民的注意,加上小慧是有夫之妇,她当然不希望他们的见面过于明显招来旁人口舌。

看着小慧和孩子的背影慢慢走远,明川脸上的表情若有所思,这时裤袋里的手机响起打断了他的思绪,电话里的另一头是一把女声。

“总经理,后天中午的曼谷会议您赶得及出席吗?“

“没问题。“ 明川从另一边的裤袋里掏出刚才收起的劳力士金表看着上面的时间:“你吩咐司机在怡保的高速大道休息站接我,还有通知出租车负责人去那里取回车子。”


每次跟不同人在不同的地方交流的时候都听到不少的故事。每次听到一些故事都会跟朋友分享。再加上小弟喜欢拍照和吃东西,所以很荣幸可以跟 Kampung Girl 配合创作(点击这里阅读她的部落格),用一张美食的图和听过的故事作为灵感来写一篇简短的故事。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