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8 sam

世界杯

小健的父親是個足球迷,年轻的时候,周末有時間會跟小區的大叔們來場友誼賽。他也常鼓励小健在小学的参加足球队。但小健读小学的时候有个同年阴影。就是他跟同学踢足球的时候好像黑社会打架群殴那样,然后被推倒跌在一堆含羞草上。手脚都被含羞草的刺擦伤。所以他不怎么喜欢足球,他的父亲是有点失望的。

这三十多年小健的父亲都没有错过一次世界杯,每一届都紧贴着电视观看直播。直到2014年5月,小健的父亲突然病倒了。

2014年的世界杯,小健的父亲躺在医院半昏迷的状态度过。当然也错过了那一年的世界杯。躺了几个月的医院,小健的父亲康复了,但是消瘦了很多。以前常踢球的时候走路都是背直挺胸,现在走路驼背了。出院那天小健看着他父亲的背影心疼了。

出院后,小健的爸爸再也没有下球场踢球了。但是每个周末他还是会去球场看球,为他的队伍打气。周复一周,月复一月,时间很快就到了2018年。这几年小健的爸爸看球都是独去独归。因为不喜欢足球的关系,父亲还可以独立自理,小健都没有理他父亲周日的活动。

2018年6月16日深夜两点半,小健起身上厕所的时候发现客厅有些光线和一些声音。原来小健的爸爸再看西班牙对决葡萄牙那场球赛的直播。因为怕打扰小健休息所以就不开灯,也把电视声量调到最小声。紧张的时候还控制自己不要大喊。小健看到是父亲在看球也没什么特别的事,转身上厕所去了。

小健的父亲知道小健不喜欢足球,看到小健转身上厕所也不觉得奇怪,继续看球。突然,客厅的灯亮了起来。小健的父亲惊讶的看着小健。小健二话不说,拿起电视遥控把声量调大然后坐在父亲身边。两父子互望了微笑了一下,然后继续看球。那晚小健有很多的关于足球的问题边看边问,父亲成了他的足球百科全书。两父子看得挺起劲的。

原来刚才上厕所那一刹,小健想了一下。一个人一生可以看多少次届世界杯?这么多年来他父亲那么喜欢却没有人陪他分享看球的喜悦,他的父亲还可以再看多少届的世界杯呢?所以关键不是在于他喜不喜欢足球,是他能够陪他爸爸做他爸爸喜欢的事。

那一天过后,周日他都会跟他父亲去球场踢球,小健下场踢,父亲在场边指导。两父子的感情从此变得更好了。

Post a Comment

Your email is never published nor shar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
*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