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9 sam

一塊錢拉麵店(7/終)

拉麵店外面的小狗一直對著拉麵店不停的吠。帶著它的主人是個早起做晨運的老伯。老伯往店裡面看了一下然後蹲下來跟他的小狗說:“寶寶,怎麼啦?裡面都沒有東西,你吠什麼呢?”

老伯抱著小狗繼續做他的晨運。街道遠處的建築物後面的天空開始亮了起來。

小花臥室裡桌面上的鬧鐘顯示著星期日早上八點鐘。鬧鐘旁放著她的手機。小花正睡得很熟。突然間她的手機響了起來。她心不甘情不願,懶散地過去接電話。

“請問是小花嗎?”

“嗯。”

“我是小明的媽媽。你可以把你的電話遞給你的爸爸或媽媽嗎?我沒他們的電話號碼。麻煩你一下。”

“好的 Aunty。”

小花又懶散的走過去她父母的房間敲門。開門的是她爸爸。小花把電話遞給他說是小明的媽媽找他然後她轉身回去房間繼續睡了。

小花剛剛再入睡,她的房門被敲了幾下。她的父親開門進來。

小花坐起來有點不耐煩的問她父親:“爸,什麼事啦?”

“小花,我有個壞消息要告訴你。”

“什麼壞消息呀?” 小花邊擦眼睛邊問。

“小明。。。小明他昨晚在醫院去世了。”

小花愣在床上眼睜睜地看著她爸爸說不出話,突然間眼淚不停的流。

“什麼?怎麼會這樣?我昨天下午在他家做功課的時候他還好好的,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小花的眼都紅透了。她的父親走到她的身邊安撫她。小花把頭靠在父親的肩上,接著緊緊地抱著父親痛哭。她父親沒說什麼,就輕輕的撫摸著她。

數分鐘後,小花鬆手,站起來看著她父親說:“爸。。。你可以載我去醫院嗎?我想看看小明。”

父親點點頭答應。父女倆換了衣服跟母親交代一下然後上車出發。

在車上,小花父親提起剛才跟小明的母親的對話。小明其實患了一個叫 Moyamoya 的疾病。這疾病比較罕見,是一種慢性進行性腦血管閉塞疾病。病發時會導致出血性中風。小明就是中風而喪命的。小花聽了父親的話也沒說什麼。車裏安靜到有點不自在。

“小花,我開電台廣播聽聽歌可以嗎?”

“嗯。” 小花呆望著車窗外的風景。

收音機被打開的那一刻正好播放品冠的“陪你一起老”的后半部分:

“雖然結束 也不要不甘不服
曾有過就要滿足 要真的祝福
我只是難過不能陪你一起老
再也沒有機會看到你的笑
記住你的好 卻讓痛苦更翻攪
回憶在心裡繞啊繞
我多麼的想逃
我只是難過不能陪你一起老
每天都能夠看到你的笑
少了個依靠 傷心沒人可以抱
眼淚擦都擦不掉 你知道
希望你知道 我是真心的祝福
只要你過得好 快樂就好”

小花聽到歌曲眼睛又紅了起來。父親用望後鏡看到小花的狀況立刻轉台。另外一個台正在播報新聞簡訊。

“今天清晨六點左右,警方接到報案,有兩位清潔工人在長安街後巷的垃圾堆發現一具傷痕累累的女屍。警方初步推斷該女屍是跟昨晚凌晨的黑社會幫派毆打事故有關。新聞簡訊就到此為止。接下來為大家播放五月天的〈突然好想你〉。”

歌曲瀰漫在充滿悲感的車廂的時候,小花忍不住的流淚。此時,穿著清潔工的制服文聰站在案發現場看著警方處理曉姬的屍體,有一位警員拍拍他的肩膀問他是否可以開始錄口供。文聰不禁地哭了。這個時候,淑貞帶著一包豆漿,一包油條和一個沈重的心回家,進屋看到姜奇在沙發上躺著睡覺。淑貞把豆漿和油條放在餐桌上然後去客廳叫醒姜奇吃早餐,但是卻發現姜奇的身體是冰冷的。。。

(終)

【目錄 1 | 2 | 3 | 4 | 5 | 6 | 7

Post a Comment

Your email is never published nor shar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
*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