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thor: sam

隔壁的房子

隔壁的房子

我家隔壁的房子丢空了很久了。疫情期间有一位健谈的老伯出现好几次, 听他说是他的女儿买给他住了。他来好几次除草,也带人来看了几次,每次遇到都说他将会成为我的邻居。然而这栋房子越来越残旧,将近两年了还没有老伯还没有装修。不知道何年何日我才会有新邻居呢?

 

生命就是要沖!

生命就是要沖!

 

Wan Tan 麵檔

Wan Tan 麵檔

當兩個異族好友決定開個麵檔。

 

鼻屎君的日常

鼻屎君的日常

 

認真的人生問題

認真的人生問題

 

當營養師愛上醫生

當營養師愛上醫生

 

與病毒共存的年代

與病毒共存的年代

疫情多次封城後,許多人都慢慢地習慣了晚上留在家裡了。我也有一段時間晚上除了出來吃飯,也幾乎沒有到公共空間閒逛了。今晚吃飽飯後,拿起我的 Fujifilm XA-7配支手動鏡頭去市中心看看現在的吉隆坡變成怎樣了。 KLCC一帶的交通還是有點堵塞,但是沒以往那麼嚴重了。沒有了外國的旅客,這裡明顯沒有那麼熱鬧了。但是還是有些本地遊客到這裡拍照打卡的。 哪裡有遊客,無論多少,總會有商機。 無論怎樣,人類總不能與其他人零交流,大家得互相依靠,共創美好的明天。最終我們還是得學習與病毒共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