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島的吉野川

德島的吉野川

第一次去德島是十多年前的事了。那時就在吉野川旁的一間木屋住了幾個星期。那間木屋是個本地居民辦環保和河川保育教育而建的。當時在做關於保護河川行動田野調查,德島的吉野川是必經之地。在日本,德島市民在保護河川運動做了前所未有的事,由家庭主婦,漁夫,農民到大學教授和來自民眾參選的議員,大家齊心協力推動了一個全民投標向中央政府表決不要建水閘破壞當地大自然環境。最終成功了。就是因為他們的努力,兩年前再回去還可以看到美麗的吉野川。

 

住家饭

住家饭

离乡背井的游子最渴望的就是跟亲爱的家人一餐简简单单,无忧无虑的晚餐。也许你会问:“既然那么想家,为什么要离开?为什么不回来?” 有时,很多事不由得你去选,有些是因为情势所逼,有些是另谋高就,有些带着悲伤离开,还有一些可能是逃避现实。家家有本难念的经。我们只能质疑和猜测他们的动机,因为我们没有经历他们所面对的状况。到最后我们只能谅解。 再次看《潇洒先生》吧!

 

回憶膠卷

回憶膠卷

剛開始學拍照的時候,數碼相機還沒有盛行。當時是窮書生一個,也沒什麼錢買膠卷,所以得“慳啲使”。通常都是買富士的 Superia 或柯達的 Gold。也有買過比較便宜的 Konica 和 Agfa。但是不怎麼喜歡他們家的色調。要獎勵自己的時候就多花點錢買卷 Velvia 來拍拍。要用 Sensia 的話就得去當義工幫朋友的一個關注原住民的 NGO 拍幻燈片做 documentary,顏色超美的!後來買了一些過期膠卷來玩,過期貨的變幻莫測也挺好玩的。再買個殘舊機身來加點漏光效果也不錯。哈哈。有時候都不知道為什麼要故意拍些技術上很不完美的照片。。。總之我媽看到那些照片後是覺得超無聊的。 自從買了數碼相機後就非常少拍膠卷了。幾天前阿甘老師 介紹了一個叫 ON1 Effects 10 的效果濾鏡軟件。下載了打開一看,哇!超多不同種類的 film simulation 的!簡直就是喜歡膠卷感覺的人的《美圖秀秀》阿!結果。。。我玩了一個晚上。。。呵呵。 拍照是一世人的事。還在學習中。。。 …

 

肉脞麵

肉脞麵

撰文/Kampung Girl 陆明辉独自坐在茶餐室里的角落桌位,眼睛努力地搜索着昔日的老街坊面孔,可惜没有一张是他熟悉的脸。 这十几年来政府组屋区的发展规格一直都在变化,附属在组屋楼下经营着传统生意的老店,有的经不起时代变迁的考验被迫结束营业或忍痛转手,庆幸的是明辉以前常光顾的这家老茶餐室还在,连他最爱吃的那档肉脞面也还在,只是正忙着煮面的老板已经换了新面孔。 “新”老板的容貌和“旧”老板有几分相似,两人应该是父子关系吧?明辉心想,年纪看起来大概比自己的儿子健平年长些。 一想到健平,不久前才刚从国外大学毕业回来的他,明辉原以为儿子会拎起公事包去当个白领上班族,万万没想到健平却打算和友人合资创业。两个年轻人的计划是从租下一家传统茶餐室晚上空置的时段开始,再把它变身成夜间平民西餐厅,友人负责设计菜单,健平负责营业策划,以低消费却能吃到高水准的西餐为卖点,作为他们日后往饮食业更进一步发挥的踏脚石。 健平和友人所看中的那家传统茶餐室,也就是明辉正坐着吃肉脞面的老茶餐室。昨晚父子俩长达4小时,对于健平未来前程的深夜讨论,也是今天把明辉带回来这个已经离开了20几年的老地方的原因。明辉并没有告诉儿子,这个政府组屋区是他早年刚来到新加坡开始异乡生涯的第一个落脚点。 明辉自小就不爱念书,中学快毕业时听同班好友说念酒店工商管理好,他也懒得去分析这门课程适不适合自己就跟着人家去报名,几乎砸光了父母的一大笔储蓄到澳洲去留学。毕业后回到家乡新山,刚成为社会“新鲜人”的他非常幸运被一家新加坡大酒店录取为见习生,可惜他还是延续读书时候的吊儿郎当个性,上班时漫不经心,工作屡屡出错。 某日午休时间上司突然对他说:「你要是再继续这样的工作态度,很快的你就可以回家了。」 明辉当下愣住了,过了好一会才明白话里其中的意思:「我….我是不是会被雇解?」 「我见过很多有才干,刚踏入社会的年轻人,他们有很强的自尊心,就算明知道是自己错了也我行我素,因为太放不下面子了,可惜最后往往浪费了天分和机会。」上司并没有直接回答明辉的问题。 明辉低下头不好意思看上司的脸,感觉两颊有点热辣辣。 每次跟不同人在不同的地方交流的时候都听到不少的故事。每次听到一些故事都会跟朋友分享。再加上小弟喜欢拍照和吃东西,所以很荣幸可以跟 Kampung Girl 配合创作(点击这里阅读她的部落格),用一张美食的图和听过的故事作为灵感来写一篇简短的故事。

 

清湯濑粉

清湯濑粉

撰文/Kampung Girl 雪白的濑粉吃进嘴里滑嫩又弹牙,明川忍不住说:“还是那么好吃!” “什么?”坐在同桌的另一端,与明川面对面的小慧一边安抚身旁吵着要回家的孩子,一边问:“你刚才说什么?” “我说,濑粉就跟以前一样,还是那么好吃。” 明川一口接一口吃得起劲,用筷子夹起濑粉汤里的油炸水豆腐,沾上红辣酱就把整块豆腐塞进嘴里,舌尖立刻传来一阵酥麻,一股辛辣涌上鼻头,呛得他咳了起来。 “哎哟~你还是跟以前一样,吃东西老爱狼吞虎咽。” 小慧皱起眉头隔着桌子递过来一张纸巾,她的话引起了店里一些食客们对他们的注意。 明川赶紧接过纸巾胡乱地擦嘴,他越是心急要制止咳嗽,喉咙越是觉得发痒难受,眼下这情况怎么有些似曾相识? 此时坐在明川对面的小慧突然变成了一个秃头中年男,他是小慧的父亲,也是他们村里的锡矿场的工头。 一身皮肤被烈日晒得黝黑,穿着宽身背心露出两条粗壮手臂,沉着脸盯着咳得说不出话的明川。 那一天明川吃的濑粉里也有一块油炸水豆腐,那一天也是沾在豆腐上的辣酱呛得他咳得满脸通红,咳得两眼都流出了泪水,正好掩饰了他真正伤心的眼泪。 “你好自为之!小慧的父亲语气凶巴巴的:“濑粉我已经付钱了,吃完后滚得远远别让我再看到你的脸。臭小子,癞蛤蟆休想吃天鹅肉!“ 说完这番话他就起身离开了。 这一幕全被店里的旁人看在眼里,小地方人口本来就不多,是非转眼一家传一家,几乎所有人都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明川这孩子自小由外婆养大,他对双亲的记忆很模糊。据外婆那里听说,他的父母在他两岁左右遇上车祸去世了。 那一年,刚中学毕业的明川决定到锡矿场去打工帮助减轻外婆的经济负担。 小慧的父亲看明川这孩子勤奋乖巧,也可怜他是孤儿,有时候会吩咐太太多煮一些饭菜,让明川到他们家里去吃饭,再把有多的饭菜让明川带回去给外婆。 渐渐地,明川跟他同龄的女儿小慧也熟悉了起来,眼尖的他很快就看穿了两个年轻人的心事。 谁也不知道那一天小慧的父亲还对明川说了些什么狠狠的话,只知道隔天早上明川就离开了自小长大的外婆家,只身去了百里外的大城市吉隆坡。 相隔8年后的今天,明川这次回来家乡除了要说服年迈的外婆跟他去吉隆坡居住,其实也想见一见当年他喜欢的那个女孩。 在明川离开后的第二年,小慧就被她的父亲安排嫁给了村里唯一一家杂货铺的老板,他的年纪比小慧大10年。 “长途驾那么旧的车一定很辛苦吧?” 小慧的话打破了明川的回忆,把他带回来现实。 明川喝下两大杯冰水后总算止咳了,他顺着小慧看的方向望去,一辆旧国产车停在濑粉店外的对面马路,他点点头:“是,途中需要停下休息好几次。” “你在吉隆坡那里生活好吗?” 小慧问。 “还可以。你呢?“ 明川语气关切。 “当年总算是听从了爸爸的话,如今生活也算安稳,不必抛头露面去养家。“ 小慧把视线从外收回来,正好瞄见了店里墙上的时钟:“哎呀!原来已经过了3点!孩子要午睡了,我也该回去准备晚餐要用的材料,我老公准 7 点一定要吃饭。“ “我送你们回去。” 明川说。 “不必了,就隔几条街而已,我和孩子自己走走就好。“ 小慧拉起孩子的手:“来,向叔叔说再见。” 天真烂漫的孩子听话地向明川挥挥手。 明川也不坚持相送,他明白小慧拒绝的意思。 小村子来来去去的都是熟面孔,今天突然闯进来他这个“生”面孔多少会引起村民的注意,加上小慧是有夫之妇,她当然不希望他们的见面过于明显招来旁人口舌。 看着小慧和孩子的背影慢慢走远,明川脸上的表情若有所思,这时裤袋里的手机响起打断了他的思绪,电话里的另一头是一把女声。 “总经理,后天中午的曼谷会议您赶得及出席吗?“ “没问题。“ 明川从另一边的裤袋里掏出刚才收起的劳力士金表看着上面的时间:“你吩咐司机在怡保的高速大道休息站接我,还有通知出租车负责人去那里取回车子。” 每次跟不同人在不同的地方交流的时候都听到不少的故事。每次听到一些故事都会跟朋友分享。再加上小弟喜欢拍照和吃东西,所以很荣幸可以跟 Kampung Girl 配合创作(点击这里阅读她的部落格),用一张美食的图和听过的故事作为灵感来写一篇简短的故事。

 

步伐

步伐

悠闲地溜达东京街头,冷眼体验繁忙都市的特殊面貌。地铁人山人海,街道车水马龙,自由穿越间,茫然失措的我忽然察觉自己的渺小。干脆转换跟这城市完全不一样的步伐,寻找迷失的自己。四处观察别人到底过着怎样的生活以后,我轻声地告诉自己:”记得要让自己和身边的人幸福。” 摄于东京,傍晚时分。 这张照片配合博客 Mike 的文字,大大提高了它的意境。大家可以到 Facebook《毒图星球》专页里的《人生旅图》系列追踪他的文字。

 

信仰

信仰

信仰這東西沒說不好。但是如果沒有理智的判斷力,不能衡量善惡或自视甚高。再好的真善美也都會被倒反傾斜變成邪惡的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