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溝

代溝

 

好傳統設計:大馬恐怖主題幼稚園

好傳統設計:大馬恐怖主題幼稚園

我以前間幼稚園嘅課室就係天主教堂入口左右邊間出黎嘅空間。課室後面就係星期日禮拜嘅大堂。除咗做禮拜時會開燈,平時都黑古勒掘,只有大堂前面聖母身邊點幾支蠟燭,都幾有陰深feel下。所以啲同學仔冇乜事都唔會走入大堂。但係修女阿姨就偏偏叫我地將媽咪整嘅飯盒擺係大堂後面嘅臺上,唔准帶入課室,搞到我哋日日食飯果陣都好似做 Conjuring 裡邊啲主角咁。幼稚園嘅廁所係大堂後面,好彩可以沿著大堂外面嘅走廊去到後面,唔駛經過大堂。但係。。。教堂後面係個墳墓,在加上教堂同埋墳墓嘅四周都有好多樹,每次屙尿都覺得 Jason 攞住把長刀係度等緊我地咁。所以通常我地都忍屎忍尿。忍唔住,咪賴囉。

 

練習(2)

練習(2)

冷冷的冬天清晨,躲在暖暖的被窩裡不想起來。但是有得起床梳洗去幹活的時候的曲子。。。 Your browser does not support the audio element. Click here to listen.

 

練習(1)

練習(1)

買了個 Midi controller keyboard 一段時間都沒有把它接上去 Logic Pro X 玩。這次元旦前心血來潮把它接到電腦彈了個 melody。元旦的時候“扚起心肝”用 Logic Pro X 加點 bass 什麼的。但是初學的我很多東西都不懂,還好有胡老師指導吖!感恩!這算是交個小小的功課吧。呵呵。 Your browser does not support the audio element. Click here …

 

仙草南路

仙草南路

家明住在仙草北路。仙草北路很繁华,有超市,有娱乐场所,有高尚的住宅,有美丽的公园。这么多年来家明都没有去过仙草南路。因为他觉得没那个必要。 把仙草北路和仙草南路接起来的是一道桥。桥下留着的是爱玉河的水。爱玉河的北边是个河滨公园,有咖啡馆和酒吧。南边则是野草丛生,偶尔看到有人在河边取水洗衣服。对比挺大的。仙草北路和南路之前的爱玉桥虽然是自由出入。但是住在北路的和南路的人似乎河水不犯井水。北路的人看不起南路的人所以不会南下。南路的人为了生计每天去北路打工,太阳下山后就回去南路的家躲着。这就是仙草路的常态。 婉君出生于仙草南路。父母都是北路的清洁工人,从小就被父母带着到北路工作。她虽然看尽了北路的繁华,但是却不是繁华中的一份子。她没有抱怨,长大后父母用了他们毕生的积蓄在南路开了一家小店卖烧仙草和爱玉冰。婉君就在店里帮忙。 家明是电信公司的工程师,那年冬季的某一天被公司派去南路修理一个信号发射站。收工的时候有点迟,天气冷再加上肚子饿时刚好经过婉君家的店就进去找点热乎乎的东西来吃。 婉君家卖的烧仙草特别好吃。家明吃了念念不忘。家明日后一有时间就到婉君的店。冬天的时候他会点热的烧仙草,夏天的时候就点爱玉冰。就这样,一年过去了。家明终于鼓起勇气跟婉君示爱。婉君知道家明的身世,父亲是电信公司的总经理,妈妈是某政府部门的主管,姐姐已嫁入豪门。全家出入上流场所。考虑到木门始终都很难对上竹门,所以婉君忍痛地拒绝了家明。婉君继续留在南路,家明也唯有伤心地离开仙草南路。 北路的家明还是放不下南路的婉君。但是他知道勉强是没有幸福的,所以他在北路开了一家叫《仙草南路》的咖啡厅。咖啡厅除了他自己,所有员工都是来自南路的。他都把赚来的钱让员工上夜校,他们学业有成之后就去更好的单位工作。希望通过这个形式能够让更多南路的年轻人摆脱南北对立的诅咒。家明不奢望婉君会来这家店当他的老板娘,他只希望以后不会有更多想婉君那样的遭遇。

 

旅行

旅行

都不記得上一次全家一家六口去旅行是多少年前的事了。只記得當時是聖誕節,地點是檳城,細節很模糊。印象最深刻的就是堵車,吃亞依淡的叻沙,堵車,極樂寺,堵車,然後爸媽說以後不要放假的時候去檳城。那次出遊感覺到父母不怎麼喜歡鋼骨水泥的景點。 三年前,父親病倒了,因為控制不了病情而不斷試不同的藥搞到很虛弱。熬過第一年後,妹妹給他的鼓勵就是病好了立刻帶他和母親去玩。雖然現在他還在吃藥,但好多了。不過下個月又輪到母親入院動手術。所以就趁這個聖誕季,全家出動去走走吧。這次全家出動的時候多了幾位成員,因家裏有人成家立室,多了幾個蹦蹦跳跳的小朋。帶小朋友出門真的很考驗大人,這又是新的旅行體驗。 30多年前父親因經濟衰退從文職轉型到耕種業。轉變挺大的。不過家裡從此跟農作物種下因緣。所以這次旅行我們決定去 Khao Yai 看看。果然沒選錯地方。以農業旅遊為主的 Khao Yai 果然跟爸媽很契合。小朋友也很喜歡跟農場裡的各種動物互動。看到大家那麽開心,我就放心了。媽媽,下個月你要加油哦!

 

背影

背影

二年级开学那一天,家明班上来了一位名字叫婉君的新同学。这不是《那些年》真人版,婉君没有沈佳宜的气质,但是家明第一眼看到婉君的时候就像哥伦布发现新大陆那样,不确定自己具体位置但是知道大陆肯定是新的。绝对肯定的是,婉君的座位就在家明的前面。二年级哪一个学年是家明感觉最幸福的一年。能够每天进课室时看到婉君跟他微笑,上课时看着婉君的背影,心跳加速,幻想跟婉君一起玩玻璃弹珠,一起到小溪戏水,一起到山丘上看日落。这段日子家明就这样的渡过,每天暗地里幻想却不敢开口叫婉君跟他一起玩玻璃弹珠,一起到小溪戏水,一起到山丘上看日落。 挣扎了一年后,他终于决定在三年级开学的那一天约婉君。他不知道婉君喜欢什么,所以给婉君三个选择:玩玻璃弹珠,到小溪戏水或到山丘上看日落。他连台词也写好了。准备放学的时候问婉君。但是,那天婉君没来上课。下课的时候家明跑去问班主任婉君去哪了?班主任告诉他说婉君搬家了,开学前办了退学手续跟家人去了另外一个城市。 接下来三十年,家明的情感历程就像刘若英的《一辈子孤单》那样,喜欢的人不出现,出现的人不喜欢。不过今天奇迹出现了。下班的时候家明自己一个人到一间人较少的餐厅吃饭。坐下来的时候看到一位女生的背影。他心跳突然加速,脑海冒出一句:“那不是婉君吗?”。毕竟时隔30年了,他也不确定自己的直觉是否正确,所以他还是静静地默默地看着那位女生的背影,幻想他和她带着他们的孩子一起玩玻璃弹珠,一起到小溪戏水,一起到山丘上看日落。 突然有个声音打断了家明的幻想。另外一位女生跑到那位背向家明的女生说:“婉君,不好意思迟到了!” 家明心跳得更厉害,到底这个婉君是不是30年前的那个婉君呢?她是否有男友还是已经结了婚呢?他要不要去搭讪呢?还是继续默默地看着那个女孩的背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