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仰

信仰

信仰這東西沒說不好。但是如果沒有理智的判斷力,不能衡量善惡或自视甚高。再好的真善美也都會被倒反傾斜變成邪惡的朋友。

 

蚝油煎豆腐

蚝油煎豆腐

撰文/Kampung Girl 今天的办公午休时间王美如决定吃杂饭,职员食堂里的杂饭档口上摆着各式各色的菜肴,每一样看起来都可口,当中还有她最爱吃的蚝油煎豆腐!! 她高兴地夹了两块煎豆腐放在自己的盘子里,还添了一些清炒蔬菜和一粒荷包蛋,原以为这将会是称心如意的一顿午餐,却没想到她只是吃了一口煎豆腐就立刻没了食欲。 美如自小吃惯了妈妈煮的“真材实料”住家菜,舌头已经被“训练”得对加入了味精烹调的食物非常抗拒。蚝油煎豆腐是妈妈的拿手菜肴之一,就连调制蚝油芡汁妈妈也很讲究步骤。记得妈妈说过,蚝油一旦加热过度就会造成鲜味降低,不能直接加入热锅里上芡,必须先以高汤混合拌稀,加入适量的胡椒粉,黄酒、老抽和糖调味,才能入锅。 午休结束后美如回到自己的办公座位,才一坐下没多久就接到了女上司的内线电话,吩咐美如到她的办公室去。美如所属的行政部门是由一位未婚的中年女上司管理,她对下属的工作表现要求很高。昨天,一位年纪差不多可以当美如的爸爸的男同事就被女上司当众教训和立即辞退,美如看在眼里难受在心里。 今天是不是轮到她了?? 一想到这点,美如的心跳立刻加速。她战战兢兢地站到女上司的面前去,心理准备了会被教训一顿,出乎意料女上司却是一脸和颜,微笑着交给她一个信封,恭喜美如提早通过了原定的6个月试用期,成为了正式职员。 美如带着信封回到自己的办公处,眼看周围的同事都埋头忙自己的工作,谁也没注意到她刚才曾离开,突然一股寂寞感从心里涌起。其实她应该对自己提早通过了工作试用期感到开心才对,怎么却相反地觉得心情沉重,又想起了昨天被辞退的同事。 五年前爸爸病逝后,原本性格开朗的妈妈渐渐变得沉默寡言,把自己独自留在家里的时间也长了。直到一年前妈妈突然决定把爸爸留下的部分积蓄掏出来开一家素食餐馆,由厨艺了得的妈妈掌管厨房,美如负责收银台和一切文件事务,另外再聘请一位妈妈级的厨房帮手和两名年轻女店员招呼客人,妈妈把餐馆取名为《素心馆》。 素心馆营业了将近一年,生意时好时坏,有时候月尾发了薪水给员工,再结清一些帐单杂费后所剩下的盈利根本不多。妈妈倒是一付无所谓的模样,可是美如毕竟还年轻,会羡慕一起大学毕业的同龄朋友们已经可以自足自给,已经买得起车子代步,还可以出国去旅行。 美如曾提议辞退一名员工节省开销,可是妈妈却极力反对,理由是让人家有工作做,有收入养家也是一种。渐渐地美如对妈妈的怨言越来越多,就在三个月前她决定离开《素心馆》,搬出去一个人住和另找工作。 想到这里,想到今天吃到非常难吃的蚝油煎豆腐,公司职员食堂里的食物价钱和妈妈的素心馆相比,前者是又贵又偷工减料。 一个星期后,《素心馆》加入了一名"新"员工,同时也宣布了一项温馨招待,凡是在店里用餐的客人都可享有无限添加的新鲜煲煮凉茶。 「大热天让客人消消暑气,人家不容易生病,也会常来我们的店里吃饭。」美如对妈妈说。 独自到外面的世界转了一圈再回到妈妈身边的娇娇女,脸上的笑容比以前多了,心也比以前宽阔了。 每次跟不同人在不同的地方交流的时候都听到不少的故事。每次听到一些故事都会跟朋友分享。再加上小弟喜欢拍照和吃东西,所以很荣幸可以跟 Kampung Girl 配合创作(点击这里阅读她的部落格),用一张美食的图和听过的故事作为灵感来写一篇简短的故事。

 

煎猪扒

煎猪扒

撰文/Kampung Girl 每当属于陈家厨房的那扇窗飘出煎猪扒的香气,左邻右舍就知道是陈妈妈的宝贝女儿从美国回来探望她老人家了。 陈妈妈只选用上好的新鲜猪里脊肉做猪扒,先以刀背轻轻敲打两侧肉面,再抹上盐和黑胡椒粉腌制入味,最后下锅煎至金黄色全熟。上桌前淋上以胡萝卜丁和西芹一起熬煮而成的黑胡椒酱汁,撒上一些意大利香料粉和起司粉,一道色香味俱全的住家式煎猪扒就完成了。 每一次做这道料理陈妈妈都会禁不住想起往事,30年前丈夫在她怀着女儿的时候有了外遇,心高气傲的她坚持与丈夫离婚,结束不足两年的婚姻。当初要下嫁眼前的男人家人都极力反对,婚变后也没回娘家哭诉,一人咬紧牙根独自养大女儿。 那段挺着大肚子到处去应征工作的彷徨日子,没有一位雇主愿意聘请孕妇。 后来父亲生前的一位老朋友 – 明叔不懂从哪里得知了她的情况,亲自登门造访伸出了援手,让她在他经营的西餐厅当洗碗女工,赚取一些生活费解决燃眉之急。 女儿出世后陈妈妈继续留在西餐厅打工,由于天性好强也好学,不出几年渐渐能胜任切配食材的准备工作,负责的职务不一样了,收入自然也增加了,生活也有了改善。 好在单亲家庭长大的女儿从小也聪慧懂事,谅解妈妈养家的辛苦,每天放学后随校车到西餐厅,安静地窝在厨房一角温习功课。 厨房不太忙的时候,身兼厨师长的明叔会亲自下厨煎猪扒给小女娃当午餐。 陈妈妈静静地看在眼里,知道女儿很喜欢吃,偷偷把这道料理学了起来。 如今在美国工作的女儿事业有成转回来孝顺妈妈,让她老人家晚年丰衣足食,日子无忧,她也乐得全都听从女儿的安排,唯一没能答应的就是移居美国。 「“鬼“话我不会讲也听不懂,去到美国一定闷得一夜更白头。」陈妈妈风趣地以四两拨千金的开玩笑拒绝了女儿多次提起过的移民之事。 这一次女儿回来,饭桌上多了一副刀叉。 女儿正式把交往了一年多,向她求婚的男朋友带回家来见家长。陈妈妈原本还担心自己早年不愉快的婚姻会让女儿存有结婚阴影,如今心窝里担着的那块大石头总算得以放下了。 陈妈妈看着眼前津津有味地吃着煎猪扒的一对幸福人儿,眉宇间有自己年轻时几分倔强的女儿,想起以前因为自己的硬脾性,不肯放下面子回娘家探望病重的母亲而被明叔狠狠骂了一顿。 那时候她才知道原来是母亲向明叔求助,希望他看在与丈夫生前的老友情分上,帮忙照顾他孤独在外的女儿。 辛酸往事让陈妈妈一时感触非常,看着女儿脱口而出:「妈妈答应你,以后一定移居美国帮你看顾孩子。」 饭桌上,三人幸福地笑了。 每次跟不同人在不同的地方交流的时候都听到不少的故事。每次听到一些故事都会跟朋友分享。再加上小弟喜欢拍照和吃东西,所以很荣幸可以跟 Kampung Girl 配合创作(点击这里阅读她的部落格),用一张美食的图和听过的故事作为灵感来写一篇简短的故事。

 

光彩

光彩

新年乘搭飞机回家。在机上睡得挺熟的。然后机长报告说我们即将着陆。我打开窗户看到外面是多么的迷人。立刻拿相机拍了那一刹光景。 这张照片配合博客 Mike 的文字,大大提高了它的意境。大家可以到 Facebook《毒图星球》专页里的《人生旅图》系列追踪他的文字。

 

下午茶特餐

下午茶特餐

撰文/Kampung Girl 「谢谢阿姨。」王小辉的声音轻得像蚊子一样。 「不客气。」阿姨怜爱地摸摸小辉的头,然后离开厨房到客厅里去看电视。 今天他要求阿姨为他做一份"特别"的午餐,加入了红萝卜丝和青椒丝的炒公仔面,还要有煎荷包蛋和煎火腿,这是香港茶餐室里常见的餐点之一。不过阿姨以一种扁平的粗面条代替了公仔面,她坚持不用快熟面,说没营养。 小辉盯着桌面上的那份“特别”午餐出神,如果不是非常想念妈妈,想念得只要动到任何一根神经线都会立刻泪流满脸的话,他是决不会开口麻烦阿姨。身世坎坷的他小小年纪已经比同龄的其他小孩早熟,知道自己如今是寄人篱下,就算阿姨是妈妈的亲妹妹,他也知道自己的言行和举止都要有分寸。 自从7岁那年小辉的爸爸车祸意外逝世后,所有的家庭开销全都落在了妈妈一人肩上。一份单薄的收入让母子俩生活得不轻松,面对年年调涨的房租还有日益渐高的通货膨胀率,逼得妈妈必须找一份兼职来帮补家用。白天妈妈在写字楼上班,晚上去健身中心当钟点清洁女工,每日工作几乎超过16个小时。 每逢周末是小辉最高兴的日子,不必早起赶着去上班的妈妈一定会带他去逛逛街,等到时间差不多接近下午两点半母子俩就会去茶餐室吃午餐。一般上下午两点半过后就是茶餐室的下午茶时段,只需付港币30元左右就可以吃到两个套餐,还附加一杯茶或咖啡,非常划算。 妈妈一定会点两份不同搭配的套餐,一份是,另一份是。妈妈会把煎蛋和火腿都给了小辉,还会把咖啡和茶混在一起变成,还不忘调侃自己有点小聪明呢! 一年多前的某个早上,当小辉起床准备上学时却发现妈妈还在房里睡觉,走近一看才发现妈妈已经失去了意识。小辉在邻居的帮助下招来救护车把妈妈送进医院,经过医护人员一番紧急抢救后,院方证实妈妈是因疲劳过度而导致猝死。 从那一刻起,小辉成了无依无靠的孤儿。后来通过社会福利机构的安排,妈妈远嫁马来西亚的妹妹成为了他的合法监护人。 小辉用手背抹去脸上的眼泪,拿起叉子以转圈圈的方式卷起面条放进嘴里。这份下午茶套餐的味道肯定跟记忆里的不一样,就连煎蛋的方式也完全不一样。阿姨喜欢把整颗蛋黄煎熟了藏在蛋白里,名副其实的“荷包蛋”。他最喜欢的是“太阳式煎蛋”,妈妈会特地交代茶餐室蛋黄要煎半生熟。 不过这些小细节都已经不重要了,此刻只要闭上眼睛吃面,假装妈妈就坐在他对面,就会好像回到了以前母子俩一起吃“很迟”的午餐的幸福时光,小辉已经很满足了。 每次跟不同人在不同的地方交流的时候都听到不少的故事。每次听到一些故事都会跟朋友分享。再加上小弟喜欢拍照和吃东西,所以很荣幸可以跟 Kampung Girl 配合创作(点击这里阅读她的部落格),用一张美食的图和听过的故事作为灵感来写一篇简短的故事。

 

苦瓜包菜贡丸汤

苦瓜包菜贡丸汤

撰文/Kampung Girl 四百方尺的小公寓里,堆积着许多大大小小的纸皮箱,这是大卫刚搬进来的第一个月。除了睡觉的那张床是收拾整洁之外,客厅里,厨房里都是乱七八糟的堆着纸皮箱和一些日常必需品。 今天下班后他与同事们去唐人街吃晚餐,一回到公寓就急着把纸皮箱一个个打开,跪在地上努力翻找记忆里很久以前的一件东西。终于,他找到了,那是一本旅游指南 -《孤独星球台湾》。 大卫捧着书起身走去沙发坐下,也不管自己的屁股坐在不懂是多少天前的旧报纸上,伸手亮了茶几上的座灯,取出夹在书页间的一张明信片,上面的风景图是一片盛开的油菜花田。背后写字的那一面,卡片的四个边沿都已经泛黄了,寄卡人是 ,那是大卫自识字以来唯一认得的两个中国字。 今晚在中华楼吃到的那碗苦瓜包菜贡丸汤,会不会是一个冥冥中的安排? 当他咬下第一口贡丸子,舌尖尝到的鲜甜和弹性口感,与远久记忆里的几乎完全一样,脑海里一下子弹跳出那张与他不一样眼珠子颜色的女人面孔。 大卫来自单亲妈妈家庭,从小就由一位家庭式定时的华裔保姆照料。有时候到了保姆下班的钟点,在24小时营业的快餐厅打工的妈妈却还没回来,保姆都会不计较地继续留下。 童年的回忆里,发烧的晚上是保姆彻夜在旁守护,妈妈必须当值夜班。当他喉咙发炎闹脾气不肯吃任何固体食物,保姆会耐心地一小口一小口喂他喝蔬菜汤。清清甜甜的汤里头有很好吃的肉丸子,大卫就算喉咙多疼都愿意吃下一点,保姆会细心用汤匙把肉丸子切成小块,让他容易吞下。 大卫8岁的那一年妈妈改嫁了,由于继父的经济能力较好,妈妈决定辞退保姆自己当起全职家庭主妇。回到台湾的保姆给大卫寄来一张明信片,大卫告诉自己,终有一天一定要去探访保姆的家乡。 回想起这些,嘴里正吃着的贡丸像是化成了一股暖流穿过心房,大卫突然眼眶一热,差点就在几个男同事的面前流泪。上个月他刚签下同意书结束了10年的婚姻,身与心都处在煎熬的状态里,努力挽救了近乎一年,变心的妻子已经去意已决。 "也许.…,一趟旅行会帮助我更快振作起来。"大卫盯着两个字下面的一行阿拉伯数字喃喃自语,看看手表,此刻台湾应该是早上8点,他伸手拿起了茶几上的电话听筒。 每次跟不同人在不同的地方交流的时候都听到不少的故事。每次听到一些故事都会跟朋友分享。再加上小弟喜欢拍照和吃东西。这一次很荣幸可以跟 Kampung Girl 配合创作(点击这里阅读她的部落格),用一张美食的图和听过的故事作为灵感来写一篇简短的故事。

 

当我们老了

当我们老了

(摄于广州越秀公园  07.12.2016) 当我们变老时,蓦然回首,前尘如梦。人赤裸裸来到这个世上,离开的时候也是挥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但有一天自己衰老时,我不希望自己孤独面对人生的黄昏。那个时候,什么都不再重要了,只要你在我身边就好。 文/林健明(部落格链接) 注:本照片刊登于《摄游玩家》专页的“人生旅图”系列。点击这里看更多照片。